作者:春衫冷
作者:春衫冷
第1页
  • 与子偕臧
    他们说,他是俗世里最夺目的英雄,一个春风白马,惹尽芳心的五陵少年,却领骄兵,冒奇险,守危城。他们说,他是青史上最绝艳的传奇,一个平戎万里,傲骨天纵的贵胄公子,却过千关,挽狂澜,让江山。只是无人知晓,他一念之差,误人所爱;他无心之错,一世情伤。而她——是太难描的风流,是太昭彰的隐秘。总是有人缄默,有人艳羡,亦有人语带轻佻地引一句国风:“子之清扬,扬且之颜也,展如之人兮,邦之媛也。”作为编故事的人,我只想说:强悍的,或许是命运;但伟大的,一定是感情。引子“父亲说,若在平时,这样的事无非是拿些钱去,交了保释金便能领人出来。只是这次牵涉到虞总长遇刺的案子,虞家不松口,旁人也不好干预,又隔着几层人事,他很难说上话”,欧阳怡一面说一面把手轻轻搁在顾婉凝膝头,想尽力叫她安心:“父亲的意思是让你不要太担心,耐着 子等一等。过些日子,事情平息下来,应该就会放人的。”“我明白。只是已经一个多月了,旭明还是个孩子,待在那种地方……”顾婉凝想到半个月前,她到积水桥监狱去探旭明的情景,一时无语。欧阳怡连忙拍拍她的手:“安琪说已经请陈伯伯打了招呼,不会有人为难他的。”正说着,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,一个 的茜色身影闪了进来:“又下雨了,今年春天怎么这样冷?快给我一杯热咖啡喝。怎么宝笙还没来么?她那个大姐可真是让人受不了,你们说是不是?”又娇又脆的声音串珠般泼洒在了欧阳怡和顾婉凝中间。“安琪,你让我们答你哪一句呢?”欧阳怡笑道:“宝笙又被她家里撺掇去应酬了。”陈安琪刚一落座,已经有佣人过来倒了咖啡端给她,她却一摆手:“出去!出去!我们要说话,你快出去!”见佣人退了出去,陈安琪大口喝了两口咖啡,这才开口:“婉凝,你弟弟运气真是差!”听到这一句,顾婉凝霍然起身,脸色煞白。陈安琪见状一惊,忙不迭地安慰她:“哎呀,你别急,并没有出什么变故,只是我父亲说事情太不凑巧,有些棘手罢了。”顾婉凝这才缓了一口气,苦笑着说:“欧阳伯伯也是这样讲。”
  • 眉妩
    19楼2016-07-01完结文案:一个腹黑别扭的男生追求一个寡妇的故事。帖子标签:豪门、HE、治愈、民国文、欢喜冤家、腹黑、架空、励志、深情。

请选择页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