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岛頔
作者:岛頔
第1页
  • 小纨绔
    苦手怎么办QAQ
  • 灯
    这个灯,必须要换。霸道总裁/玛丽苏/甜第1章:下棋霍萱双手捧着脸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坐在那下棋的女人。她脸上没有厚重的妆粉,细长的眼形似柳叶,眼睫如羽扇,直挺的鼻梁,小巧饱满的唇,抹着枣色的口红。虽然赵嫤容貌姣好,平常走在街上就挺惹人注目,也习惯停留在她身上打转的目光,但是被盯得时间一长,难免会不舒服。她视线固定棋盘上,问道,“你老看着我干吗?”“表姐,你长得也太好看了吧。”霍萱满脸羡慕,“你说,我要长你这么好看,那该多好啊。”赵嫤瞥她一眼,拿出钱包,掏出几张红色的钞票塞给她,“拿着。买张机票去韩国,不够再找你爷爷要点,别委屈了自己。”
  • 今年冬天下雪吗
    温冬逸是她一个远得不能再远的亲戚……京川机场外,零下六度。下过一场雪,来不及清理的路面被汽车轮胎碾压成泥色,残留的积雪粗糙,不漂亮,且不干净,落地窗前有人驻足了一会儿。与她想象的雪景相去甚远,便离去。梁霜影坐在麦当劳门口,耳朵里塞着耳机,嘴里轻轻哼着歌,低垂着脑袋,把铺在餐盘里的纸均匀地撕成几片,叠着什么。旁边的男人单手拎着棉服搭肩,操着一口流利的地方普通话,对手机那边骂骂咧咧,应该是要等的人航班晚点。坐在一起的两人心境对比鲜明。
  • 笼中月
    黄鹦是他的金丝雀,也是他的信仰……节选:从梦中醒来,陈宗月应该是出门晨练了,黄鹦迫不及待地掀开被子。一边用皮筋扎起头发,一边噔噔噔跑下楼,单脚跳着穿上凉鞋,摘下门厅里挂的温室钥匙。在属于自己的温室里,黄鹦蹲在这一盆白鹤芋前,碰了碰它的肉穗花序,真的开了。神爱世人。某天,茶艺师又捡到了一只钢笔,交到大堂经理手中,经理认出这只钢笔价值不菲,交到茶楼总管手中,这一次,总管认出了,是陈太太落下的笔。

请选择页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