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前世

宽敞明亮书房里,错落有致摆放着各色的红木书桌、书柜、多宝格及沙发茶几,配着同一色系的红木地板使得原本极富现代气息的办公室里,平添了一份令人赏心悦目的古意,书桌后的白色墙上苍劲有力的写着四个大字:难得糊涂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一根龙头沉重的拐杖,危襟正坐在那里,面前是一个身着白色高领衬衣,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外套的女子。

那女子秀发披肩,白皙的皮肤,姣好的面容,眼如秋波修眉似黛,小巧挺直的鼻子下一点绛唇紧紧抿着,小巧的身子透着秀气,只是目光清冷,倒是让人有一种只能远观的错觉。

此时女子笔直的站在那里,不卑不亢的看着老者。

“身为苏家长女,即便你现在身居高职,也没有办法逃脱联姻的命运,若儿,到现在你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吗?”声音苍老却有力,老人拄着拐杖目光灼灼的看着站在自己书桌前的孙女。

这个孙女是他一手带大的,从小成绩优异,如今更是创下不少业绩,可是这样又能怎么样呢?她是很优秀,比同辈的男人都优秀,但是她是女子,这个身份永远没有办法改变,而女子对于苏家而言,只有联姻这一条路,无所谓你怎么想,而老者即便是不舍,也只能遵循着这个规矩来。

“我只知道自己的路自己走,若是拿我的人生去换苏家的前程,那么抱歉,我做不到,对于苏家的生养之恩,这么多年的生死一线,和我父母的姓命,我已经还清了,苏家于我,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,爷爷,人生难得糊涂,这是你告诉我的,可是在利益与权力面前您已经迷失了,如今,也该回头了。”

女子目光黯然的看着老者,眼前的人是她的爷爷,是养大的她的人,她本该感激的,可是她却知道,若不是眼前的人,她的父母也不会双双逝世,而她更不用走进政界这个勾心斗角的地方,如此她也不恨,可是爱那也是说不上的,她没有什么要求,离开这里,就好……

“你懂什么?难得糊涂?我也想这么做,可是若真是如此,苏家怎么办?苏若,你不懂,难得糊涂,说得简单,可是人生就是身不由己,尤其是在你我这样的位置上。”

老者痛心疾首的看着苏若,目光里带着不赞同。

“若儿,你现在也三十了,早晚都是要结婚的,最后为家族做点贡献又怎么样?而且,家族的兴荣对你以后也是有很深刻的影响,这其中厉害关系不用我说你就应该明白,这是为了你,也是为了苏家。”

“爷爷,我心意已决,这联姻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参与的。”苏若意志坚定,她很早就想脱离苏家了,而她却明白,一旦联姻她永远不可能离开苏家,永远不可能离开着,而这不是她要的。

“你就这么铁石心肠?”老者将拐杖直接扔到苏若面前,怒目而视的看着苏若。

“不管您怎么说,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,而且我明天就会对外宣布从此脱离苏家。”

苏若看着老者一字一句的说道,她本不愿这样的,奈何他这个爷爷实在是的做法实在是让人心寒,她的父母已经为了这个苏家没了性命,她又怎么可能再步后尘?

“你当真要做的这么绝吗?”

“是你们逼我的。”

“你走吧,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。”

“谢谢爷爷成全。”苏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这一步,终究还是走了:“爷爷,日后,多多保重。”

“你想清楚,一旦离开,就再也回不了头。”

“绝不后悔。”

老者站起来,走到苏若面前,看着苏若,目光不舍:“若儿,一路走好。”

砰……

苏若缓缓低下头,看着自己胸前渲染起来的血色笑了,缓缓闭上眼睛,终于可以解脱了……

老者慢慢蹲下,手里握着的枪有些颤抖,喃喃道:“若儿,人到了这个位置上总是身不由己的,想要随心所欲在苏家那是根本就不可能,而苏家,更不可能留下一个对自己没有用的子孙,所以,不要怪爷爷心狠,爷爷也是不得已的,下辈子投个平凡人家吧。”